“在裡面的這段時間,回想自己這幾年所做的事情,我非常後悔。出去以後,我不會再去賭博、炫富或者去做一些違法或違背道德的事情,會踏踏實實做人。” ——郭美美
   來自北京警方的最新消息顯示,7月14日,郭美美等人因涉嫌賭博罪被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依法刑拘。在大量證據面前,郭美美供認了在世界杯足球賽期間參加賭球以及組織賭博的違法犯罪事實,並供認了長期參賭、開設賭局的犯罪事實。
  開賭局“抽水”牟利數十萬元
   警方查明,郭美美嗜賭成性,先後60餘次往返澳門、香港及周邊國家賭博。2012年底,郭美美在澳門賭場認識了一名外籍職業德州撲克賭徒康某某,很快發展為情人關係併在北京同居。2013年2月,郭美美與康某某策劃在北京開設賭場,由其生活助理呂某某出面,在朝陽區北京公館西塔樓以月租1.9萬元的價格租下一套房屋用於設賭。隨後,郭美美及康某某購置了賭桌、籌碼、POS機。
   此後,郭美美每次都是自己聘請專業發牌手,找專人負責賭資結算,並打電話或發微信邀請“朋友”上門賭博,她本人抽取3%至5%的返點作為“水錢”。
   警方初步核實,郭美美開設賭局的每場賭資金額都在百萬元以上,她個人通過“抽水”非法牟利數十萬元。
   郭美美曾在網上炫耀豪賭,稱“輸大了”。就在涉賭被拘的前不久,她還精心炮製出一則聳人聽聞的消息——
   郭美美供述,她在澳門賭博時認識了某賭博網站負責人傑某,傑某提出借郭美美之名進行虛假炒作,以提高該網站的知名度。兩人一拍即合。作為酬謝,傑某向郭美美提供40萬元的籌碼供其賭博。
   “郭美美從澳門回來說,過一段時間會有一個很大的新聞出來,說她在澳門賭錢,欠了很多錢。其實,她並沒有欠很多錢,只是幫朋友的網站增加點擊率。”呂某某說。不久,傑某的賭博網站發出“郭美美在澳門賭博輸2.6億元”的新聞,被各大網站爭相轉載。
   “當時,我正在辦銀行貸款買房子,因為這個新聞的影響,銀行貸款都不批了。所以,新聞發了沒幾天,我就跟他說快點撤掉這個消息,已經對我產生了負面影響。”郭美美供述。
   郭美美說,當時,傑某認為,如果刪掉這條消息的話,媒體會說這是假消息,對網站的信譽造成影響。“所以,過了一個多禮拜,他們接著又發了一個假消息,說我找到新靠山,幫我還了一半的賭債。”這次,傑某又向郭美美支付了10萬元。
   郭美美還向警方供認,她簽約南方某演藝公司,公司安排她每年不少於50次的“夜場商演”,每次支付報酬5萬元,這是其主要收入來源。但警方核查,郭美美所謂的“商演”其實不足20場,更多的卻是借“商演”為名從事性交易。
   “郭美美通過網上聯絡、熟人介紹及主動搭訕等多種方式,多次與人進行性交易,每次的價碼達數十萬元。”辦案民警介紹。
   據郭美美供述,2013年7月,在收取對方5萬元人民幣定金後,郭美美按約定從北京飛往廣東,在某酒店與揭陽一男子見面,又收了30萬元港幣後,與其發生了性關係。郭美美回到北京後,該男子又匯給她11萬元人民幣。
   “她經常告訴我要去外地演出,但我們到了當地後,接機的都是陌生男子。當晚,她會與這些男子開房,第二天我為她收拾行李,都會有成捆的現金。”呂某某供述,“郭美美的生活很亂,經常帶不同男人回家過夜。其中外籍男子居多,中國男子就專找有錢的。”
  悔稱“想還紅會一個清白”
   眾多網友一直質疑,這樣一個價值觀扭曲、金錢至上的年輕女子,其一個微博幾乎摧毀了一家百年慈善機構的信譽,卻能全身而退,是否存在傳言中的“靠山”和“背景”?她所稱的“乾爹”究竟是誰?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經查明,郭美美1991年出生在湖南益陽一個單親家庭。其父有詐騙前科,其母長期經營洗浴、桑拿、茶藝等休閑服務。郭美美自幼隨母親生活,1996年起先後在廣東深圳、湖南益陽等地念書,2008年9月至2009年9月花錢進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進修一年,畢業後與他人在北京合租房屋,成為“北漂”一族,主要靠承接小角色以及母親的接濟生活,直至2010年認識了46歲深圳商人王某。
   王某以參股方式投資房地產、基金等領域,是郭美美2011年“紅會炫富”事件中的關鍵人物。因涉嫌刑事犯罪,王某於7月24日被北京警方依法刑拘。
   “2010年8月,我要朋友幫我介紹個女孩玩玩,朋友就介紹了郭美美。郭美美從北京飛到深圳,我為她安排了酒店,第二天就跟她發生了關係,當時她向我要了3萬塊錢。從那以後,她想要錢了就會從北京飛到深圳找我,我安排食宿並每次給她5萬塊,算是包養費。”王某供述。
   “她要求我給她買一輛跑車,說是生日禮物,不買就跟我斷。後來,我給了她240萬元讓她買車。”王某承認,“她知道我有老婆孩子,圖的就是我的錢;我看上的是她的年輕。我們各有所圖而已。”
   郭美美如何牽涉到紅會的?“朋友翁某在北京收購了一個叫中紅博愛的公司,我投資500萬元參了10%股份。”王某供述,該公司正與隸屬於中國商業系統的中國商業紅十字會商洽開發“中國博愛小站”項目,即購買車輛免費為社區老人提供醫療服務,車輛噴塗“紅十字”標識,以項目為名招攬廣告贏利。
   “有一次,翁某跟我聊公司招人、裝修的事情,郭美美在旁邊聽到了就說要應聘。後來,她說要做CEO,當時我不知道CEO是什麼,就笑笑說你做什麼都行啦。”王某回憶。
   郭美美說:“說完之後幾天,我在家玩微博的時候,突然想起他說的這句話,出於一種虛榮心就發了微博。挺無知的,我並不知道紅十字會是一個這麼龐大的慈善機構……”
   為增加炫耀資本,郭美美根據自己的想象,把個人微博認證從“演員歌手”更名為“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發佈豪車、奢侈品等炫耀奢華生活方式的照片,將與她本人、中紅博愛均無關係的中國紅十字會推進了輿論漩渦,進而引發慈善信任危機。這起重大的網絡事件也導致“中國博愛小站”項目流產,王某與郭美美斷絕了交往。
   然而,郭美美本人卻一夜成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為掩蓋被包養事實,她稱王某是其“乾爹”。
   “我媽錄完節目還說,你怎麼蹦出來一個乾爹?”郭美美說,“當時才19歲,有點害羞,不想承認男朋友比自己大那麼多,所以才說是乾爹,沒想到就越扯越扯不清楚了。”
   對於“紅會事件”,郭美美也反覆表達了悔恨之意。
   “其實我和我身邊的親人、朋友、包括我前男友王某,都不是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我本人也不認識任何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因為自己的虛榮心,犯下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導致紅十字會這幾年名譽受損這麼嚴重,現在說對不起都不足以來表達我的歉意。” 據新華社  (原標題:郭美美以商演為名從事性交易)
創作者介紹

藤編傢俱

cc11ccdyz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